啃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罚机构 > 第七十三章 自我满足

第七十三章 自我满足

 热门推荐:
    学生们皆胆战心惊,鉴铭却气定神闲。

    他完全理解了这个国家的特别之处,历史,以及现状。

    (原来如此……这个国家依靠着武术,而这场战争就是改变这个国家,乃至于世界的基石。)

    (至于引发这场战争的人……)

    他看向了武尊叶愁。

    却发现叶愁也正在对他回以微笑。

    甚至脸上还挂着一丝丝得意,那眼神仿佛在给鉴铭解释说:看吧?就是这么一回事。

    正在两人四目相对,眉目传情的时候。

    砰!!!

    秋蝉猛地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整个演武堂的学生都被这声宛如晴天霹雳的巨响所吸引,纷纷看向了秋蝉。

    自然,叶愁也不例外。

    他一脸平静道:“秋蝉,你有什么问题吗?”

    只见秋蝉的眼角有些抽搐,那泪痣也有些一上一下的颤抖。

    他就丝毫不掩饰那副厌恶的表情说道:“丑恶的,**的化身,是你和先代武尊叶问才对吧?”

    接下来,他更加目中无人,直接伸出食指指向了武尊叶愁。

    “是你!和叶问用武力与计谋霸占了这个国家!我看你们只是想自己称王而已吧!?”

    面对秋蝉的指责,叶愁振了振大衣,一脸的轻松。

    他想方设法,用尽一切的办法去和武者互相理解。

    面对毫不买账的秋蝉,他也只是心平气和地说道:“不是的,秋蝉,我和恩师只是这个武术学院的院长而已,当然,建设这个国家的时候他得到了民众的支持,我也甘愿肩负起身为强者的,王者的义务。”

    秋蝉的拳头攥紧,剧烈的颤抖,引得他身前的桌子也跟着一起摇晃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道:“你……说……民众的支持???”“

    “只要看过了五等区域的惨状之后!!!谁会支持你啊!!!”

    周围的学生们纷纷侧头疑惑。

    他们还不知道有关五等许可区的任何讯息。

    看吧,当武术家成为民众,他们也会是盲目且无知的。

    但在这人群中,有一个不甘强权,想要改变这一切,傲然绽放的高洁之花!

    “那里的生活实在是太悲惨了!人们都被关押在地下,被榨取灵力,度过着无力又空虚的每一天!”

    砰!

    秋蝉用那攥紧的拳头狠狠的敲了下桌子,用疼痛使自己保持理智。

    “并且,在那里出生的女孩,塞雷娜她只有六岁!!但却因为疾病的关系,剩下的寿命只有一年了!!!”

    “她的梦想……就是出去看看蔚蓝的天空!!!”

    再也忍不住激动的情绪,眼中涌出两行热泪。

    秋蝉用咆哮大声指责着叶愁。

    “在那孩子面前你也能说出这种话来吗?你这丧尽天良的王八蛋!!!!!!!!!”

    语出惊人。

    可在坐的学生们几乎没有去在意秋蝉对武尊的不敬,这点,恐怕连叶愁本人也没有在意。

    他们更在意那个叫做塞雷娜孩子的故事。

    群众是盲目的,意见,也是一致的。

    这样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

    …………………………

    一阵讨论过后,秋蝉也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这让他本来就因疲惫而有眼袋的双眼看起来更加憔悴。

    他的脸,好象一朵快要枯萎的黑玫瑰。

    终于,演武堂几乎安静了下来。

    叶愁,双臂抱胸,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的微笑。

    “那……就把那个孩子带到外面去好了。”

    !!?

    秋蝉感到十分震惊,这会是这么轻松的事情吗?

    试问天底下,会有这么好的买卖,天上会掉馅饼吗?

    不会。

    “但是……”

    果然,叶愁的话还远没有说完。

    “在那里,跟她一样的年轻人不下百人,你又要怎么处理那些人呢?你能救得了所有人吗?你来养他们所有人吗?”

    哑口无言的秋蝉攥紧了双拳,只不过,这一次,他感觉这拳非常的无力。

    叶愁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看到这样摇摆不定的秋蝉,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那双强者的慧眼,就是可以这样看穿人心。

    “如果说,你只是想要救那个叫塞雷娜的孩子一人而已的话……”

    “就代表那只不过是你想要治愈自己个人的心理创伤……只不过是你的自我满足而已吧?”

    !!!

    看秋蝉那因惊吓而呆滞的的表情。

    叶愁这话语就比任何拳招都要更凶狠的打入了他的心中啊!

    言辞不露锋芒,却如利刃,抵在人心。

    秋蝉全力在脑中寻找答案反驳。

    但勿论如何都找不到答案。

    就是因为这样,历史上才有一个弃医从文的伟人存在。

    这就和给与街边乞丐施舍是一样的…………

    只不过是高高在上的人,为了自我满足而做出的卑劣行为…………

    如果只是去帮助那一个人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又救不了世界上跟他一样的人,那又凭什么只救他一个人?

    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那孩子……

    但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

    一己私欲。

    如此罢了。

    那双拳已经没有继续握住的力量,秋蝉浑身颤抖,神色憔悴。

    他双腿无力,直不起腰,心中有愧的他感觉自己无法再顶天立地。

    破碎的黑玫瑰再也无法闪耀曾经的美丽光芒。

    秋蝉低下头,胳膊肘支撑着桌子。

    没有再反驳的论据,秋蝉此时此刻更是没有站立的意义,也没有站在叶愁面前的勇气。

    眼看他就要坐下。

    而就在这时。

    一支手的掌心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用胳膊将他护在身后。

    一个身影站在了他的身前。

    他抬头去看那身影的主人。

    却看到了温暖又炫目的光。

    那身影的主人一脸坚定的挺身而出,将几欲失去立足之地的秋蝉护在了身后。

    叶愁挑了挑眉,正色道:“你还有什么疑问吗?龙鉴铭…………”

    “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武尊大人。”

    鉴铭开口就否决了叶愁对秋蝉的致命一击,并毫不顾及情面的称呼叶愁为武尊大人。

    但叶愁并不在意这些小事。大丈夫不拘小节,更何况已经是一家人,又何必斤斤计较?

    鉴铭继续冷静的说道:“我也想要带塞雷娜出去,虽然我见过很多悲惨的人和矛盾的事,但是不光是因为这个原因,也不光是我只想要救她一人。”

    “为了地上人们的舒适生活,让几十万人因为灵力耗尽而死去吗?这种事情太奇怪了啊。”

    鉴铭皱了皱眉,撅起了嘴,双目直视着叶愁。

    “我觉得,武尊大人你错了。”

    秋蝉缓了过来,抬起头望着这个守护了自己的身影。

    那身影一直都是那么耀眼夺目。反而有些照出自己的阴暗……

    “鉴铭…………”

    可不料那叶愁没有丝毫的动摇。

    “这是误会啊,龙鉴铭,在第五许可区人的死亡率可是比在逢来时代的时候要减少了许多许多啊。”

    ………………

    ………………唉?

    他继续解释道:“你们看,没有酷暑和寒冬,没有饥饿和征收,没有天灾和劳累。疾病也会由我们先进的医疗技术来治愈,当然,也存在着一些即使动用灵力也治不好的先天性疾病。”

    “这可是过去的农民们自己期望的啊,接受旁人的恩惠,无需劳动度日。”

    鉴铭和秋蝉眉宇间的褶皱变得深了起来。

    回想起第五许可区第一区域那位老区长对他们说过的话…………

    ‘这也要比以前好得多了,别管我们了,我们满足于现状啊……’

    秋蝉,咬牙切齿。

    鉴铭,哑口无言。

    就在这时,先前在午休时讨论的那个武者站了出来。

    他虽然没有鉴铭和秋蝉一般的勇气,但这二人的挺身而出也给了他面对武尊站起的力量。

    他握着拳给自己打气道:“但……但是!我的父母也是非武术家啊!要把他们关在地下当作家畜,我实在无法接受!”

    叶愁推了推手,示意要把什么无形的东西压下。

    “冷静点,回想一下,在地面上,不还是有那么多通过劳动过着普通生活的非武术家们吗?”

    !

    …………

    那男子坐了回去,其他的人也想起了这个事实。

    看场上已经在没有任何异议,终于轮到自己总结。

    砰!

    叶愁一拍桌面,那木制的方桌也离地弹起了稍稍。

    他大声说道:“我也并非是想要虐待那些非武术家!而是想要建立起能够让更多人一同幸福生活的国家!但是,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重审!”

    “我们跟那些凡夫俗子是不对等的!!武术家与非武术家,是不同的‘种族’!!!!”

    他的语气渐渐变得更加激烈,贯彻着坚定的意志。

    “必须由更由知性,更加理智,更加强大的种族来统治别的种族,必须把世间引导向更具有高度的世界!”

    “不存在无意义战斗的世界!充满秩序,文明又和平的社会!只有我们,才能通过想变强的决心,想让世界变得更强的决心,推动这个世界前进!!!”

    “这是拥有着力量的我们在这个世上最根本的义务啊!!!若非如此,那所谓的武术,又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