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侦探推理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欧阳雪的心魔(6)

第三百七十六章 欧阳雪的心魔(6)

 热门推荐: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喝完了参汤,面色恢复红润的张员外,脸上露出几分讪讪,低着头不说话。

    陆清峰摇了摇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众人进入书房,走到窗前,反手拔出欧阳雪的剑,轻轻一挥。

    只听半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众人便闻一股浓郁的梅花清香。

    张家几位公子本能地去看欧阳雪,随即又回过头,眼观鼻鼻观心。

    “噗!”

    陆清峰喷笑了声。

    “咳咳。”

    他又随即肃然拱手行礼。

    众人随着他的视线,便看到窗边一支梅,静悄悄探入窗子,粉嫩的梅瓣,妖娆多姿。

    只是这个时节开放,生生吓得张家众人连退了好几步。

    “什么时候这梅树居然开了花?”

    “以前可没见过。”

    至善大和尚道:“此物有灵,当然会想办法隐藏异象。”

    大和尚说着,看了张员外一眼。

    张员外苦着脸,面上羞意更重。

    以梅为妻,自是风雅。

    可……年轻时还罢了,如今这么一把年纪,哎!

    至善大和尚观他眉眼半晌,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原来如此。”

    张十一左顾右盼,神色迷茫,终于轻声问:“可是家里的这树梅……成了精怪,所以作祟?”

    至善摇摇头。

    陆清峰也道,“这的确不是一般的梅,但确实不能算是邪祟。”

    他笑了笑,“至善大和尚驱邪的本事不低,真有邪祟,他岂能看不出来?”

    张老太太虽还没弄清楚始末,但她了解儿子,听了一半便知,这回是因儿子那点风流事引出来的麻烦。

    老太太心中懊恼得不行。

    当年她就不喜欢儿子这好色的毛病,可她一想管,她家那老头子就说,名士自风流,他儿子那不是什么毛病,没必要拘着。

    他一不拘着,弄到年过半百还给找这等不自在!

    “陆公子,别管是邪祟还是不是邪祟,您务必帮帮我儿,总不能就这般让他丢了性命!”

    “老太太放心,张员外并无生命危险。”

    陆清峰轻声道,“张员外,您仔细想一想,可有同这梅树许下婚约?”

    张员外整个人都蔫了,头发微乱,神情憔悴,脸色灰败,连一向打理得干净漂亮的胡子,也乱糟糟一片。

    他讷讷无语,到是想起些旧事。

    这些年来,自家的梅花开得越来越好,他便心生欢喜,每逢冬日,便在梅树前吟诗作画,尤其爱画梅,如今书房里摆放的画作,十幅中到有七八幅是他所绘的梅花。

    至于诗文,写得便更多了。

    偶尔老夫聊发少年狂,也觉得这梅花可爱,若为美人,自当妻之。

    他现在想想,似乎是有夜里做梦,梦见梅花化作佳人来与他私会……

    “哎!”

    张员外脸上发苦,“做梦答应的事,难道还能当真?”

    他好像在梦里同那佳人,拜过天地,许下了婚约。

    陆清峰笑道:“天地为媒,月为证,世间哪里还有比这更正经的婚约,张员外,您同那梅花佳人,是月老牵红线,婚约已成,她就是你的娘子,而且怕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三年五载,你们最少也做了十五六年的夫妻。”

    张员外:“……”

    陆清峰抬头看梅花,笑道:“这梅花得天地灵气而生,偶然开灵窍,是极难得的事,而且它沐浴佛香,日日也听经文,读经书,身上染了佛性,修行至今,不光从不曾害人,而且时常助人,还庇护你们张家,为你们驱除邪祟,保你们家子孙后代平安大吉。”

    “她可不是什么妖邪,反而对你张家有恩。”

    张家上下:“……”

    张家老太太反应最快:“既已和我儿……在一起十多年,怎么往年我儿无事,最近忽然闹出这事端来?”

    陆清峰无奈道:“我不是已经说过,这位梅夫人长大了,她想要个孩子。”

    张老太太:“……”

    “她想同张员外行敦伦之事,又要子孙,当然要张员外先能开花,才好结果。”

    张员外:“!!”

    别人家故事里的的狐鬼精魅,与书生夜会,似也有嫁给凡人的,可,可……那是精魅修为人身,为凡人诞下子嗣,谁又听过,他一个大男人,要自己开花,好和妻子生孩子的?

    张家十七位公子看着自家爹爹,一时无言。

    张老太太也是瞠目结舌。

    她七十岁高龄了,现在他儿子给她找了个梅树儿媳妇,儿媳妇还要把儿子变成树,以后要真生了子嗣,她的孙子孙女是什么?

    “我头疼!”

    张老太太捂着头倒在椅子上,哎哟直叫唤。

    张十一赶紧和哥哥一起扑过来:“祖母,扶祖母坐下。”

    几个兄弟紧紧张张地围着祖母,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一时都忘了爹爹。

    其实刚才陆清峰一说,他们爹爹生命有保障,他们就都轻松了不少。

    唯有张员外越来越紧张,死死拽住陆清峰的胳膊不撒手。

    陆清峰失笑道:“别紧张,我已经同……您夫人联系上了,待我且劝她一劝。”

    ‘您夫人’这三个字,吓得张员外一脑袋汗,苦笑道:“公子莫要戏弄小老儿,我,我……哎!”

    陆清峰看了看时间,笑道:“此时离天亮还早,张员外继续睡,我去找您夫人聊聊天,对了,张员外,你应该是想和梅夫人正经和离,不是还想同佳人往来吧?”

    “和离,一定得和离。”

    张员外抹了把冷汗。

    陆清峰点点头,就催促他去躺下,又向至善和尚要了一支香,点燃了可以助眠。

    这类便民的小东西,竹林寺比较多。

    待张员外一睡,陆清峰也合身睡下。

    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连老太太在内,张家所有人就等着他们醒,早饭准备了七八回,总算见陆清峰伸了伸胳膊,活动了下肩胛,从床上坐起来。

    张员外也同时苏醒,醒来有些怔忪,回头看陆清峰的目光,略带些纠结。

    张老太太不管他,只连声道:“陆公子,如何?”

    “幸不辱命。”

    陆清峰从袖子里居然摸出一张和离书,递给老太太看。

    ……既已无秦晋之同欢,有参辰之别恨……今天地为证,判为分离,自此之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恐后无凭,立此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