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武侠修真 > 腹黑夫君是我的保命法宝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第六百三十九章

 热门推荐:
    “他这是见死不救!磨还没卸呢就想杀驴!太过分了!”

    李青羽在老龙凹的山头气得跳脚。白玉兰花一阵灵力波动,倏地飞回他的手里。

    奉君统领他们大眼瞪小眼儿,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招惹他。

    “别看了,赶紧想办法找一些熟悉这里的人,再不找个安身之地,早晚被蒸熟了!”

    奉君统领不服气的看着李青羽,拿着从李青羽那里借来的扇子扇着,看一眼远处那些已经被热气熏得昏昏欲睡百姓,忍不住顶嘴:“掌门,他们若是有办法早把这里治住了。哪里还用等你去找他们!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有他们的父母亲人。人家比你着急。”

    侍卫们叹息一声,纷纷蹲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一片汪洋,还咕嘟嘟的冒着热气,即便是那些杀手非常厉害,这样的水面上也不能落脚,这样的水底也不能藏身。再说了,身后的人群里就有两个一等一的杀手天天和大家伙儿吃住在一起。

    那两人,除了比别人话少,人也较普通勤快些。

    “他们世代如此都习惯了。”

    李青羽压低声音说,“我是第一次经历,肯定比他们急。”

    这还是那个心怀天下的掌门吗?

    该不是想要考验我吧?

    掌门,你真的找错人了。我是侍卫统领不是心思机巧的朝中重臣。

    “小元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奉君统领恭敬地说道,“我们还是去找那个替晨言设下阴邪魅影法阵的家伙去吧。怎么着算也是找他比干别的事情划算一些。”

    李青羽蹙眉。

    奉君统领说话的声音提的很高,他的目的就是说给那些隐藏在这里的人听的。毕竟,他们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更希望这里变得更好。

    只是,这只是奉君统领的一厢情愿而已。人群里的人们,更多的是想要借助这次的机会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故土难离的情怀。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现在都想飞出这片可怕的土地。

    最好是永远不会来。

    东海域的恐怖事远远不止这些。这些外乡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这是个吃人的地方,只是没有人愿意告诉这个仁慈的小元帅。

    地馋了,喝饱了他们的血肉。我们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了。你们不是我们杀得,我们没有错。

    我们只是弱者。只是想活下去的弱者。

    上天是公平的,你们的到来就是为了替我们出那些血肉而已。这是你们的宿命,你们得认。

    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高娃子深知这些乡亲们的心思。冷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为这位小元帅和他的属下担忧。一手摸出一枚石子,准备掷向那个自以为是的小元帅时,被身旁的代鱼儿抓住了手。

    “娃子哥,他们可都是中原的精英。”

    代鱼儿悄声说,“我们根本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即便是走了出去也无法在中原立足。教主大人不会轻易放我们走出去的;皇城里的仙尊更不许我们把这里的煞气带进中原。你不能动手。你杀了他,谁来帮我们把这些来自地狱的烈火熄灭?”

    高娃子叹息一声,他就是想把这个小元帅打醒而已。这里的人们可不淳朴,更没有善良可言。为了生存,自己的亲人都可以拿去献祭。何况是个远道而来的小元帅?

    海爷爷捋着他那稀疏的胡须,沙哑着说:“海娘娘选祭在即,你就不要在动暗杀的心思了。若是海神看腻了那些弱不禁风的女子,这个小元帅细皮嫩肉的拿去给他做个男宠也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高娃子低头不语。

    代鱼儿点头说道:“海爷爷放心吧。我们会想办法靠近他的。像他这种好大喜功,又没有什么阅历的富家公子,很容易被我们拿下的。”

    海爷爷微微点头,轻声说:“小心驶得万年船。翁老那边正在挑选海娘娘,我们这里就不要打草惊蛇了。今年灾难太多了。可能是献给海参的娘娘容貌太丑了吧。今年一定物色一些美艳的娘娘才是。”

    高娃子面色依旧冷漠,只是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悲凉。

    代鱼儿当下表示:会尽最大的努力取得那个小元帅的信任争取为海神献上一位男宠。

    ·

    “你是不是太多心了?”

    李青羽瞄一眼没有动静的人群,迟疑一下,小声说,“我这么不遗余力的帮他们,他们却在背后算计着我?这是人干的事吗?”

    “掌门,”奉君统领再次压低声音,“你最好把他们的当成来自地狱的恶鬼。”

    李青羽无语了。

    这时那枚被欧晨星打飞的白玉兰花晃晃悠悠的飞了回来。李青羽满脸黑线,收起白玉兰花后,眼神不善的盯着奉君统领。

    奉君统领急忙后退一步,急不可耐的说:“这不关我的事。我可是啥都没有说。嘿嘿,掌门,钱护法的补给送来了两日了。这会子工夫该回到将军府交令去了吧?”

    奉君统领急忙转移话题,生怕李青羽拿他做出气筒。心里暗自埋怨自家主子不会办事:人家好声好气的说话给你听。你怎么可以这么粗鲁的把传音的器具给打飞了呢!打飞就打飞呗,你打远一点儿,它飞回来的慢一些。这位不就不知道了吗?

    唉,不会办事啊!

    竟给我们找麻烦吗?

    掌门什么的人你还不清楚吗?那是有仇当场就报的人!你不在这里还不是我们顶撞上去?

    “我不难为你们。”

    李青羽的声音冰冷的说,“一天之内摸清楚这里面有多少杀手。我不想被一群地狱的恶鬼算计了。”

    众侍卫立刻点头。悄悄的散去了。

    奉君统领这才走了过来,从怀里拿出一枚鲜果递给他,“掌门,这回你不觉得他们可怜了吧?这就叫可怜之人有可恨之处。”

    李青羽接过鲜果咬一口,很不情愿的说:“你家主子来这里倒是想干什么?杀晨言可不划算啊!晨风当年不杀他肯定不是护犊子。哎,告诉你主子多去凉生河畔走走。我总觉得那里问题挺大的。”

    “爷都说了。那里的龙灵跑向龙爪沟了。”

    奉君统领自己也拿出来一枚鲜果啃着,吐字不清的说,“叫我说,干脆把晨言封在里面!这样不就是万事大吉了么!”

    李青羽看看身后的人们,又看看他。

    奉君统领自觉地这样说有些不妥,急忙辩解,“掌门,反正这里是东海域。那么多镇龙石一定不是镇压龙灵用的呗。对于镇龙石来说,龙灵是龙。晨言体内的恶龙也是龙!镇压谁不是镇压呢!”

    “啪。”

    李青羽重重的拍了一下奉君统领的肩,拍的奉君统领一个趔趄。默默的看一眼他,急忙和他保持一定距离,生怕这位再一个心血来潮给自己一下子。

    “果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李青羽呵呵一笑,分不清楚是贬是褒,“大护法那么黑一个主子,怎么着你也不该是白颜色的。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倚天阁的侍卫统领大人,就该是这个样子。啧啧,就是,咳,有点损。”

    奉君统领翻眼瞅着他,弱弱的回一句:“掌门,你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么?”

    李青羽摇头说道:“所以啊,赶紧告诉你主子啊!”

    奉君统领很是委屈的点点头。

    ·

    常玉娥接到命令后,一声令下,御箭手就如狼是虎的窜出了密林。这些天被贾教主这些人闹腾完了。今天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虽然不许将人弄死了,打伤了,打残的可是不在星王子的嘱咐范围之内的。

    御箭手一出来,倚天阁的侍卫就沦为看客了。

    这帮家人出手分寸把握的太好了。那是专检贾教主他们皮糙肉厚的地方下手啊!

    猫玩老鼠一样的一幕就这么上演了。

    贾教主被打的屁股开花了。这些人还不肯放手。想自杀保住最后的尊严吧,这些人还不让。

    被打急了的贾教主带着教众嗷嗷嗷叫着跑向龙爪沟外。

    御箭手就那么紧追不舍,一人手里拎着一根藤条,一条一条的抽着他们跑。那场面,真可谓惨不忍睹。

    贾教主他们就那么在前面跑着;

    御箭手就那么在后面追着;

    倚天阁的侍卫有些好事的,当然也是为了交差需要的就那么不远不近的跟着。

    贾教主他们被打急了,不管不顾的往自己的老巢跑去。

    翻过了龙爪沟的山,越过了凉生河畔的岭。顺着曲曲弯弯的凉生河滩,一路跑着,蹦着,跳着,躲着来自那些御箭手的藤条。钻进一个矮树丛生的山坳里,在一处矮树掩映的低矮的通道里撒欢儿的往里跑。边跑边哭喊着:“娘啊,娃了,快出来救救我们吧。那些坏蛋就要把我们打死了·······”

    一群五尺多高的汉子在钻进来的那一刻就哭好上了。

    御箭手们自然不会因为他们的哭嚎有半点手软的意思,小藤条还是那么一下下的挥舞着。

    倚天阁的侍卫也是跟着钻进那狭长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