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我在乱世统领诸侯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主公不好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主公不好了!

 热门推荐:
    孙询这波骚操作打了潘林一个措手不及,但人死如灯灭,唳王又是出了名的造反分子,单凭一纸诏书,天下人会信服吗?

    答案很明显,唳王手上诏书即便是真的,只要帝都大门不开,谁也不会真当回事儿。

    但乱了方寸的潘林却没想到这点,找人差点一把火烧了皇宫,幸亏在他准备破罐子破摔之时,慕容承基及时赶到。

    这人可是南阴一派俊杰,早在让潘林对孙询下手之时,他便已经制定好一系列后续对策。

    哪怕现在陛下背地里偷摸下诏禅位,他也有办法扭转局面。

    慕容承基让潘林迅速发丧,宣告皇帝驾崩,并且先唳王一步,将年幼的八皇子孙淼扶上帝位。

    一系列操作雷厉风行,等唳王接到诏书之时,自然什么都已经晚了。

    ……

    短短几天时间,帝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全然不知情的陈子谦却在永安境内,忙着整军备战,清扫境内残存的散兵游勇。

    这段时间陈通那边从虎盘山一路扫荡下来,麾下别部司马周卓云、马玄、张琦衡三人各自领兵五千,组成一张滴水不漏的包围网。

    他们每到一县必雷霆出击,短短几天时间便歼灭了三千多流寇,剩下的余孽也被他们赶至安邑境内,被林小刀所部挡住出关之路,现如今被困玉门山以西一带负隅顽抗。

    这伙散兵游勇也是能耐,都已经无路可退了还不投降,而且就在林小刀这两万大军的眼皮子底下,继续纠集其他流寇,还想留在永安境内作乱。

    陈子谦得知此事专程赶来过问,这伙流寇不除,周边乡镇必受其扰,必须将他们一举歼灭。

    林小刀投效陈子谦后,这还是第一次独当一面,对此事也是格外上心。

    在军营大帐内,林小刀和军司马庄卫以及别部司马侯德景张北风等人,正商议着用兵对策。

    玉门山以西地势险峻,那伙流寇纠集有两千多人,手上还都有军械,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怕是没那么简单。

    以地势而言,这还真不是比人多的时候,真要强攻的话,去再多人都是白搭。

    庄卫主张道:“我部在玉门山扎营,可挑选些精锐从山上摸过去,右都尉只需派些人佯攻一番,吸引住流寇注意即可,待我部就定位子,便可合力夹击,右都尉以为如何?”

    “玉门山上多峭壁,要摸过去谈何容易,怕是还没到敌寨就得先损兵折将,不妥不妥。”林小刀摇了摇头,直接否了庄卫计策。

    侯德景顺势发表意见道:“何须如此麻烦,我部愿做先锋,直接杀上山去,区区两千多乌合之众,他们还能在山上布下杀阵不成?”

    “我同意侯将军意见,此一役确实没必要小题大做,在营中挑些好手,雷霆出击便可一举将山上流寇歼灭。”张北风跟着附和了一句,还真没太把山上那些残兵败将放在眼里。

    林小刀点了点头,他心里其实也是这么觉得,只是第一次独当一面,不想出现什么意外罢了。

    “这样吧,稳妥起见,先派些斥候去摸清山上情况,你们各自回营,挑选些精兵备战,人不要多,每营出八百即可。”

    林小刀部署了一番,最后还不忘看向旁边埋头喝着白开水的陈子谦问道:“主公以为,这般部署如何?”

    “问我干么,你是主帅,自己看着办就好。”陈子谦摆了摆手说道,手底下这些名将谋士,除了有过多年带兵打仗经验的方长平,其他人都还太年轻。

    若不能放手让他们多实战历练,将来真到了危难关头,又怎么放心把后背交给他们?

    当然,放权归放权,这些兵马拉起来也不容易,该指点还是要指点几句的。

    陈子谦瞥了那边庄卫一眼,把对方属性尽收眼底。

    武将:庄卫,体力:99

    归属:永安郡,忠诚:75,官职:军司马

    武力:89,智力:83

    统帅:74,政治:71

    特技:单挑5、奋战4、连战4、攻城2、坚守2、勇猛5、谋略1、文化5、识人3

    个人信息:通州宿县人,29岁,性格刚毅。

    庄卫属性都不差,但毕竟是刚刚从荆策年那边归降过来的降将,首次献策就被林小刀给否了,这对他多少还是有些打击的。

    陈子谦看在眼里,向林小刀挑了挑眉示意,排兵布阵的同时也要多考虑一下部将的感受。

    林小刀跟随陈子谦最久,自然能明白陈子谦此举用意,当即点了点头,看向一众部将道:“庄将军,你辛苦一点,挑选些人在山上探探路,若此番强攻不下,你刚刚提议计策,或许还派的上用场。”

    “喏!”庄卫拱手领命,心里那点小委屈一下消散不见。

    “主公,主公大事不好了。”管开泓突然匆匆跑进大帐道:“帝都传来消息,陛下驾崩了!”

    “什么!?”陈子谦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道:“什么时候的事情,陛下驾崩那是谁继承大统?帝都那边还有什么消息?”

    “是八皇子孙淼继位,另外还听说云州那边唳王收到陛下驾崩前拟定的禅位诏书,正在集结兵马准备再次攻打帝都。”

    “禅位诏书?开玩笑呢吧?陛下会把皇位禅让给唳王那个叛逆?”林小刀一脸懵逼,庄卫等人也都是如此,只有陈子谦微眯起眼睛,不解的同时又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管唳王手中那份禅位诏书是真是假,这次帝都那边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以唳王以往那尿性,这次手捧禅位诏书,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帝都登基,肯定会铆足了全力向帝都用兵。

    而帝都那边战事一起,天下大势必然也会随之变化,各地诸侯想来也该按捺不住了。

    “报!”又一名传令兵匆匆跑进大帐道:“启禀将军,永安那边派人快马送来文书一封。”

    林小刀接过一个皮包递给陈子谦,其内居然还包着一份朝廷下发的委任状。

    陈子谦一脸懵圈的看着,完全不明白朝廷那边用意。

    之前击败荆策年时,大将军那狗东西还下讣告,借机声讨打压他,现在转脸居然以朝廷的名义,委任他为永安太守。

    这特么的,变脸也变的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