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玄幻魔法 > 盛世江山嫡女谋 > 第338章 鹊桥灯火

第338章 鹊桥灯火

 热门推荐:
    这几大箱子的衣服,又是衣锦阁的,估计要不少银子吧。

    叶夫人一脸理所当然,这点银子算什么,何况都是买给女儿的。

    “从前的那些衣服都旧了,所以我就让衣锦阁做了些新的,你可是叶家的小姐,当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沈长歌对衣服首饰一类的东西并不是十分在意,换句话说,那些女儿家喜欢的东西,她都兴趣平淡。

    她随意看了看,这几大箱子估计上百件了,“可也用不了这么多......而且我才回来不久,衣锦阁如何做出这么多衣服的?”

    这些衣服当然不是一日之间就做好的,而是这一年里的积累,因为叶夫人一直坚信着女儿会回来,定时让衣锦阁裁制新衣。

    叶夫人比了几件,脸色突然有些不悦:“小玖,你瘦了许多,这些衣服都大了些,我得让丫鬟退回去,再做些新的。”

    沈长歌的身量的确比叶玖要瘦些,而这些衣服都是按照叶玖的身材制作的,对于沈长歌而言,自然是大了些。

    不过,她阻止了叶夫人的想法,“不必浪费了,我喜欢宽松一些的。”

    叶夫人显然不想委屈沈长歌,“可......”

    沈长歌浅笑道:“再制作新的,岂不是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我很喜欢这些衣服的样式。”

    叶夫人见沈长歌喜欢,就不再坚持己见了,道:“既然你喜欢,那就留下吧。”

    沈长歌眨巴着眼睛,望着叶夫人,“我已经把药喝完了,想出去走走。”

    叶夫人一脸担忧,她心里更怕沈长歌再次消失不见,“可是,你的腿伤还没好呢?”

    沈长歌想多打探一下关于誉王府的消息,便想趁机出去走走。

    “整日待在房间里,我觉得闷得慌,而且,我很久没有去皇城街上看看了。”

    叶夫人犹豫了许久,“这样吧,我让澹儿陪着你一起去,再多配几个侍卫,反正他整日也先得发慌。”

    叶澹年纪尚小,所以还没有入朝为官,再加上他这个人整日沉迷于琴棋书画,亦或者是舞枪弄棒,所以叶夫人觉得他甚是清闲。

    沈长歌笑笑,没有拒绝。

    叶澹觉得沈长歌此人深不可测,正想找个机会好好了解她,便也欣然同意了。

    于是,二人坐在同一辆马车里面。

    叶澹看向沈长歌,他发现除了容貌,沈长歌身上的气质与叶玖大相径庭,简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他问:“二姐,你想去哪里逛逛?”

    “二姐”这个称呼让沈长歌一愣,她似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便道:“说实话,我刚到楚国皇城,很想见识一下呢,这里有什么出名的景观吗?”

    叶澹想了想,道:“这几日,正是楚国的祈福节,想必鹊桥那里灯火十分繁华,二姐若是想去看看,我可以带路。”

    沈长歌:“如此,那就辛苦三弟了。”

    她又想起些事情,便又提了句:“你可以多和我说一下关于叶玖的事情,毕竟我对她并不熟悉。”

    叶澹也担心沈长歌会露馅,便开始同她讲关于叶玖的事情。

    沈长歌一直在细心聆听着,原来叶玖并非她印象中那么柔弱不堪的女子,反而在京城是小霸王的存在,上能扯贵妃头发,下能打街头混混,倒是有几分趣味。

    毕竟叶府就叶玖这么一个千金,叶铮和叶夫人对这个女儿都十分宠爱,所以叶玖养就了一副霸道野蛮的性子,不过她并不娇纵,只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表露地太过强势罢了。

    难怪叶铮曾说:小玖惹过的麻烦也不少。

    所以说,叶玖这个人在别人眼中是个“刁蛮千金”的形象,沈长歌如果太过温婉端庄的话,反而会引起众人怀疑。

    ......

    叶澹掀开帘子,只见满目灯火璀璨,他对沈长歌道:“二姐,鹊桥已经到了。”

    二人下了马车,侍卫在后面跟着,叶夫人是真的很担心那件事情再次发生,所以给沈长歌派了许多侍卫。

    沈长歌从前只知道西周的祈福节,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楚国的祈福节。

    楚国人喜尚奢侈铺张,所以这一眼望去,就是明灯满街,多不胜数。

    叶澹道:“这几日,整个皇城,最热闹的就是鹊桥这里了。”

    大街上人潮涌动,男男女女,成群结队,尤其是年轻男女居多。

    沈长歌问:“这里的祈福节,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叶澹解释道:“祈福节原本是用来祈福,以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后来渐渐发展成年轻男女祈求美好姻缘的节日了。”

    说着说着,他的脸色有些尴尬。

    沈长歌顿时明白了,她感觉有不少男子对自己投来炙热的目光,有的人甚至往她手里丢璎珞坠子,她有些疑惑地看向身侧的叶澹,却见叶澹怀里已经塞满了女子的手绢。

    早就听闻楚国民风开放,尤其是在男女情爱一事上,若是喜欢谁,就直接表明,不会藏着掖着。

    所以说沈长歌手里的璎珞坠子,和叶澹怀里的手绢,意味着他们被人表白。

    可是叶澹才十三岁,还是个孩子。

    不过也难怪了,叶澹长得如此俊俏,简直就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公子,讨女孩子们喜欢不也是正常吗?

    察觉到沈长歌“不怀好意”的目光,叶澹脸色有些微红,他赶紧把怀里的东西丢在一边,抱怨了一句:“真是烦人。”

    沈长歌却不禁笑出声,调侃道:“看不出来,我的三弟还挺讨姑娘喜欢的。”

    听到沈长歌的调侃,叶澹的脸更红了,反问:“二姐你还取笑我,你自己不也是一样?”

    沈长歌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那些人直接丢给她了,也没问她同不同意收下。

    “讨人喜欢是好事,三弟何必恼羞呢?”

    叶澹撇过脸去,似乎不太想和沈长歌说话。沈长歌心道:这小屁孩还挺羞涩?

    沈长歌将手里乱七八糟的璎珞坠子丢到侍卫手里,然后二人继续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