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玄幻魔法 > 盛世江山嫡女谋 > 第238章 形同陌路

第238章 形同陌路

 热门推荐:
    话说这王沅大哭的原因并非是她摔了一跤,而是她知道了沈长歌和慕珩之间的关系。

    西周的世家大族有个特色,就是将自己家族的姓氏刻在玉石上,制成各色各样的饰品,以便彰显自己家族的身份。

    沈长歌脖子上那晶莹剔透的玉哨,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定然是出自世家大族之手,而那个“慕”字也是刺激到了王沅。

    西周只有昌平王府这一家“慕”姓大族,玉哨只会是慕珩给沈长歌的。

    王沅虽然早就怀疑沈长歌和慕珩,但她始终不敢确定,直到今天,她感觉心脏的某个地方碎了。

    回去的路上,王沅坐在轿子里,她蒙头哭了许久。

    王家的人也不知道原因,王夫人问了几遍,王沅都不肯说。

    王夫人就这么一个女儿,肯定心疼得很,她问:“沅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倒是告诉为娘啊?”

    王沅抹了抹眼泪,两眼汪汪地看着王夫人,她扑进母亲的怀里,喃喃道:“娘,我好难过。”

    王夫人轻轻拍打着王沅的后背,“乖女儿,别哭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莫不是你和沈小姐之间真的闹了矛盾?”

    女人之间的谣言总是容易甚嚣尘上,不一会儿,宫里就传遍了,说是沈长歌欺辱王家小姐,其中的原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王夫人也有耳闻,不过她对沈长歌的印象还是挺好的,不像是会与人发生争执的女子。

    王沅耷拉着脸,道:“娘,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听到这话,王夫人是一脸诧异,她还是第一次听见,王沅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赶紧发出三连问:“他是何家公子?人品如何?家世如何?”

    王沅翻了一个白眼,无奈道:“娘,这都不是重点。”

    王夫人劝道:“那重点是什么?你若真的喜欢那公子,不妨说出来他的名字,我和你父亲打探打探,去他府上提亲。家世差了些也没关系,只要人品稳重,王家也不是不能接纳他。”

    王沅语气无奈,她双手托腮,道:“无论家世还是人品,他都是最好的,只不过,重点就是,他不喜欢你女儿。”

    王夫人语气疑惑,问:“这世上还有人会不喜欢我女儿?你告诉我是谁,我亲自去问问他?”

    王夫人护女心切,她看见王沅为这事痛哭流涕,心里也不免难过。

    爱而不能、求而不得是世间两大苦也,王沅小小年纪就得尝情苦,王夫人不禁脸色担忧,“你......你真的很喜欢那个人吗?”

    王沅没有否认,“嗯,我很喜欢他。”

    王夫人心想,这京城里家世和人品都顶尖的公子,难不成是皇子?

    可皇子们都娶了妻子......她可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去做妾。

    不行,王夫人要打消王沅这个念头,“我们沅儿那么可爱,还怕没有人喜欢吗?”

    王沅却是不答了,“娘,你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她是真的心累了,必须得缓一缓。

    ......

    名媛们散了之后,琉璃宫便只剩云兮和她的宫女了。

    听内侍来报:“娘娘,皇上醉了,今夜就不过来了。”

    皇帝不过来,正合了云兮的心意,她乐得清闲。

    谁成想,今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此人就是南宫淳。

    南宫淳再次深夜出现在了琉璃宫。

    云兮一看见南宫淳,便想起那夜的耻辱,她的语气里有些激动,道:“你怎么又来了?本宫不想看见你。”

    南宫淳的目光移到云兮的小腹,“云兮,你告诉我,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

    云兮骇然大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被牵动出来,她语气坚硬,道:“这自然是皇上的孩子。”

    南宫淳显然不信,从他知道云兮有孕以来,他就在怀疑,因为算算日子,正好就是他和她发生关系的那夜。

    “云兮,你在说谎。”

    他一步步逼近云兮,凝视着她的表情。

    云兮的目光的确有些闪躲,她的声音变得激烈,想避开这一切。

    南宫奕抱住云兮,他整个人变得很温柔,轻声问:“孩子是我们的,对吗?”

    云兮并不擅长说话,在南宫奕的次次逼问之下,她的心虚无所遁形,语气变得悲凉,“南宫淳,你放过我吧,算我求你了。”

    她和他之间的纠缠一股结束了。

    南宫淳脸上浮现喜色,他的猜测没有错,这个孩子是他和云兮的,他们之间有了孩子。

    缘分总是纠缠,错综复杂。他是不会放开她的手。

    南宫淳的手覆在云兮的小腹上,道:“云兮,我会等着这个孩子的出生,这个孩子,注定是天下之主。”

    云兮却是推开南宫淳的手,道:“你若是真的为我好,就不该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你想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的孩子,是皇子和贵妃偷情的产物吗?”

    云兮一向是个淡漠冷清之人,可现在,她浑身都是悲戚之色。

    哪怕她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腹中的孩子的确是她和南宫淳的。

    因为每次和皇帝欢爱的时候,云兮都会事先服用避子药,唯独南宫淳强迫她的那次,她是完全没有准备的。

    偏偏就是那一夜,珠胎暗结。

    她恨这个孩子,却不得不留下。

    尽管事实如此,可云兮的孩子只能是皇帝的子嗣,而不是广安王的。

    南宫淳搂着云兮的双肩,他承诺道:“这些都不重要,等我君临天下,我会对你们母子负责,我会给你和孩子名分。”

    云兮声声质问:“你要如何对我们负责?难不成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你父皇的女人为妻吗?你能承受世人的悠悠之口吗?就算你能,那孩子呢?让他一辈子活在世人的唾骂之中吗?”

    她的话一字一句落在南宫淳的心头,这些问题的确如同鸿沟,横亘在他和云兮之间,他迟早要面对。

    云兮看着南宫淳的脸,她忽而冷笑着,道:“所以,你与我形同陌路,才是对我、对孩子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