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第332章 身不由己

第332章 身不由己

 热门推荐:
    别激动,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这人确实大公无私。但这钱也不是这么好拿的,你不要急。”

    看着马风的激动劲儿,顾鲲就敲打地提醒了一句,

    “我怼了便程旅行网,未来说不定还会怼其他一些靠资本催熟、靠那些擦边《反不正当竞争法》造假的公司,让他们死无葬生之地。

    但这些公司毕竟也是你们华夏国的互联网高新企业嘛——不管他们有没有科技含量,至少按照你们现在的口径,凡是互联网企业都算高新企业。我怼死了他们,工信部那边也好,别的一些地方也好,总归有比较难做的。

    你人面熟,该怎么和稀泥,我出酒,你去帮我喝,就当是自罚三杯下不为例。明白我的意思吧。反正我一贯是友好的,是华夏人民的老朋友。杀一个五千万美金的旅行网,我给国家捐一个亿美金的填海造地绞吸船,或者捐一个亿美金的其他建设装备,都行,要做就把威立起来。”

    顾鲲倒是想直接捐十万吨级的渔政船都行,但那东西容易被敌国盯上,所以还是算了。找点民用设备表达诚意就好了。

    这样才能把灭黑公司的生意做长久,不会被阻挠。(一次两次的话,事后不打点也无所谓,要长期灭就得打点了)

    听了顾鲲这话,马风也是又感慨又钦佩又不值又苦笑:“您倒是执着……”

    顾鲲:“其实,你站到我的位置,就能理解这一切了。对于一个立意做高端逼格的豪强来说,打假本来就是一种提升自己品牌价值和江湖地位定位的手法。而我既可以替天行道,又可以祭刀立威,何乐而不为呢。”

    贵族是很难速成的,但也不是不能速成。比如,通过杀别的暴发户,就可以提升你在贵族圈子里的上升速度。

    顾鲲要是能逼得易普拉辛生意失败跳楼自尽、立起一个“谁跟兰方抢全球第一土豪城人设,虽远必诛,斩草除根”的血祭招牌,那就顶的上摩纳哥人二十年的贵族历史底蕴建设。

    《羊脂球》上,那些法国高逼格的高档货名贵地毯,在被普鲁士军队踏平法国的时候,也就成了普鲁士军官的擦脚布,瞬间就可以把法国货的逼格打断脊梁、践踏在地。

    说到底,文化优越感这种东西,终究是不能成为空中楼阁的。

    顾鲲和马风聊了一会儿之后,马风也大致知道该去打点些什么地方。

    酒过三巡,谈兴正浓,忽然马风的手机响了一下,马风面露抱歉的神色,顺手掏出来瞟了一眼,立刻就掐了。

    “我们今天就喝酒叙旧,又不是什么正事儿,该接就接,正事要紧。”顾鲲作为东道主,当然要显示一下他的大度。

    “没事儿,真不用接,就是个死缠烂打的。”马风歉意地解释了一句,“就是些之前被我们投的网络旅游平台,这不没利用价值了么,但他们居然不死心。

    我晾他们好久了,一直让前台和秘书说我不在公司,让他们找不着。今天估计是听说我来您这儿了,竟敢上门来堵人,给您添麻烦了。”

    顾鲲:“都堵上我这儿了?有种,那你还是见一见吧,把话说清楚,让他们死心。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逃避的,本来就是祭刀立威的事情。迪巴人已经彻底溃败了,我们也没必要那么保密了。”

    马风想了想:“也是,那就听您的。”

    马风说着,等下一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就接了,然后吩咐了几句,几分钟后,就有几个客人出现在顾庄门口,被安保人员带了进来。

    很显然,这些人是早就在杨公堤上、顾庄对面的花圃茶楼里候着了。

    马风也笃定挂了一次电话之后,他们肯定会不死心继续打的。所以马风也不会主动回拨,免得掉了身价,或者让对方有什么不应该的妄想期待。

    ……

    “马老板同意见我了!”

    顾庄对面的茶楼里,一个还不满25岁的年轻人,挂断电话后振奋地攥紧了拳头,显然内心戏多到爆棚。

    仅仅马风一个接听,就让他错误地意淫事情还会有转机。

    这个年轻人姓于,名叫于厚德,在金陵念的大学,刚刚毕业踏入工作还不满两年。刚毕业的时候,他加入了华夏第一家博客类网站“华夏博客”,作为一名普通员工,打工积攒了一年多经验,表现还不错,也得到了升职。

    不过很快,因为互联网寒冬逐渐加深,“华夏博客”也很快陷入了困境,如今虽然没有破产倒闭,但也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

    对于表现好的中层干部和技术骨干而言,博客网寒冬期的裁员虽然轮不到他们,但是被“优化”调整薪酬结构也是免不了的。所以一些自命学到了点本事、有想法的人,难免会内心蠢蠢欲动。

    按照原本的历史,于厚德也知道寒冬期出去另起炉灶创业几乎是死路一条,就算有好想法也拿不到投资的,所以怎么着也得忍着降薪忍两年,到2005年才出去自立门户,后来这厮也搞了个互联网旅游平台。

    但是,因为顾鲲改变了历史,也因为年初开始,便程旅行网被迪巴资本盯上、在这个寒冬中异军突起,所以也让国内的互联网人们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寒冬中的增长点——似乎,哪怕大环境是寒冬,但只要赌对了赛道,那么寒冬中也能杀出一条路来。

    比如网游产业,比如网络旅游订票平台。

    果然只要是跟顾鲲顾爷的生意有交集的互联网业务,哪怕寒冬都能有一丝暖意啊!

    在这种诱惑下,一季度末和二季度的时候,国内一批旅游订票的小网站黑网站诞生了——也就是之前对付便程旅行网和迪巴人的时候,被顾鲲这只无形大手所利用了的、用来作为鱼饵钓鱼的那群货色。

    在虚假繁荣的诱惑下,于厚德也从博客网果断离职了,选择了比历史同期提前三年出来,在寒冬中找准互联网旅游订票这个赛道,杀了进去,开了个名叫“驴途”的订票网站。(原本历史上并不存在,不用查了)

    因为能力不错,至少在那群搞小网站黑网站的同行中显得很不错,于厚德开的订票网倒也表现可以,虽然不能跟便程旅行网比,但是跟其他人比比还是挺厉害的。

    因为行业大环境走向了补贴和零团费抢生意,而且也没见这种商业模式被打击,所以于厚德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猛杀进这种商业模式里去,拼命打价格战。至于烧掉的钱么,当时给他投资了的阿狸巴巴的马风马老板有的是,反正烧的是马老板的钱。

    于厚德当时的估计,认为马风之所以给他投资,逻辑就是“虽然旅游网不赚钱,但是可以通过这个旅游网,扩大支付宝这个支付工具的用户规模范围,提升支付宝的市场知名度和覆盖率”。

    于厚德的这个估计也不能算错,因为后世哔哔打车快哔打车这些网约车公司,在拿阿狸和腾云的钱的时候,不也是本着“他们之所以给我们投钱,还不是希望增加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应用场景、打开频次。所以愿意在打车上烧钱亏钱,把全国人民的移动支付习惯培养起来”。

    身在圈内,这是最容易想到的逻辑。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本以为被利用完了之后,马风会念在他给“驴途”投了这么多钱、占了那么多股份的情况下,总会希望驴途网好好发展、有个较高的估值,那样也便于马风自己的生意财务报表更好看、更好对马风的投资人交代。

    谁知,被利用完了之后,马风居然就把驴途网当夜壶一样嫌臭扔掉了!哪怕估值暴跌、商誉风评被害,也无所谓,也没想着挽救,就想撇清干系走人。

    世上哪有钱掉厕所里就嫌臭扔掉的道理?那好歹是钱啊,洗洗干净还能用不是?

    本着这种憋屈的不甘,最近于厚德就走上了这条到处求见马风、想要堵门陈情的路子,希望马风网开一面,给他这个公司一条改过自新的机会,别因为是做“零费团”起家就抛弃这个牌子。

    但马风一直不屑于见他,跟他完消失,他不死心,打听到马风到顾鲲这儿论功行赏来了,就眼巴巴赶到顾庄来堵门求见。

    没办法,创业者在遇到自己生意生死攸关的时候,都是不太在乎脸面的。

    只要公司不倒闭,脸算个屁啊。

    现在,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

    于厚德有些胆怯地走到顾庄大门口,递了名片,弱弱地说他是跟马风刚刚约好的、进去找马先生。

    顾庄门口一个漂亮到不像话、还被调教出了几分东方婉约内敛气质的黑客兰白人美少女前台,巧笑嫣然地看了他的名片,确认了预约,然后言笑晏晏莲步款摆地带着他进去。

    这排场,让于厚德如入云端,大气都不敢出。看着两旁古色古香却又极尽华贵的装饰,他只觉得如登仙境,令人窒息。

    “唉,要是能越级抱上顾爷的大腿多好呢。要是这一切是顾先生设的局,是为了把做零费团的贱公司放进口袋再一网打尽,谁还干这事儿!老子也想抱顾爷的大腿、直接做精品订票业务起家啊!”

    这世上除了极个别奇葩,没有谁是天生想赚犯贱的钱的。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