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清妾 > 清妾 第1763章

清妾 第1763章

 热门推荐:
    后心口和后肩胛的伤,都在隐隐作痛,连呼吸都成为了负担,可惜尔芙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好好休养,因为四爷还在宗人府,府中各处都需要她这个嫡福晋做主,她躺在床上歇息片刻,便不得不强打精神地坐起身来,匆忙换上一身利落的男装,领着人出门了。

    虽说宗人府不是个什么人都随便出入的地方,不过以尔芙的身份想要见见四爷和伊尔泰,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她却也没有带太多人过去,怕后院那些女人知道以后,又找自个儿的麻烦,所以这才会乔装改扮地来到宗人府。

    宗人府,仍然是那么气派。

    作为爱新觉罗氏的宗室象征所在,一砖一瓦,一花一草,皆是精雕细琢,不过却没有人喜欢在这里长住,因为气氛太过压抑,瞧着那些身着黑甲、面覆青铜面具的宗卫,哪怕是尔芙素来是个胆大妄为的主儿,也不禁双腿发抖、心里发颤,恨不得立刻转身就好。

    不过心急要见四爷的她,却也没有选择退缩。

    她知道,她只有亲眼看到四爷一切安好,她才能安心。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宗人府这地方打探不出来任何消息的话,她也不会非要这个时候往这种地方走动,天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宗人府的大门,只要她前脚进了宗人府的门,后脚估计就会有人过去找皇上告她的状了,可是她现在却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她简单应付了宗人府右宗人令几句,便直接跟着引路的宗卫往四爷住的静心堂走去。

    静心堂,名字还算好听,可惜却难以难改它的本质。

    这里就是一处四面石墙,只留一扇不足人高小门出入的暗室,从外面看去,还真有点像是一座攻不破的堡垒,也幸好现在的季节不算热,又刚好不大冷了,不然就什么人在这样一间阴暗、狭窄,且不通风的房间里,也绝对待不住。

    一盏豆大的油灯是静心堂的唯一光源所在。

    她弯着腰来到房间里,还没等适应微弱的光线,便已经眯着眼睛寻找四爷的身影,不过她到底还是不如早已经适应昏暗光线的四爷反应快,还不等她找到四爷的身影,一直坐在墙边摆着的蒲团上闭目静思的四爷就快步迎了过来,急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么?”尔芙苦笑着反问。

    “现在外面怎么样了,府里头还算安定吧,佟佳氏她们没有找你的麻烦吧!”如她会不放心四爷在宗人府的安危一样,四爷同样不放心她在外面独自支撑,见她面带苦笑,更是觉得心慌、紧张,忙接茬问道。

    尔芙笑着抓住四爷的手握了握,难得认真地正色说道:“你放心吧,府里头的事情,有毓秀姑姑和张保从旁辅助,我能处理好,而且德妃娘娘也送了我一对玉牌坐镇,佟佳氏和李氏就算是想要趁机生事,或者是做些什么事情,也不会莽撞冲动的,再说她们比我更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估计我来宗人府见你的工夫,佟佳氏都已经回娘家求救了,反倒是你这边,老八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不是都好好的么?”

    “到底是着了人的算计。

    也许安排那次行刺的幕后主脑,发现没能成功以后,便已经改变策略,而我这些日子忙着和太子爷做戏,想要试图揪出这个连手足兄弟都不放过的混蛋时,他便开始想法子找寻老八的住处了,真可惜,连皇阿玛都愿意放过老八这个忤逆不孝的儿子,却到底没能逃过幕后黑手的暗害。

    你也知道皇阿玛之所以属意我继位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一直都和太子走得很近,皇阿玛到底还是最疼爱太子些,他不会想要看到日后继位的新帝对太子出手,也不愿意看到他被禁足终老的,而现在那幕后黑手将暗害老八的罪名扣在我的头上,除非我能证明我自个儿的清白,不然即便是没有任何证据,皇阿玛亦不会如现在这般信任我,必然会给太子保命符。

    太子性格多变,时而仁厚,时而暴戾,又是个不经劝的性子。

    我实在不愿意多个不稳定因素,而且我相信在暗处出手的那个人,也能想明白这点,所以必然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杀人灭口,定是早在老八暴毙之前就做好了所有扫尾的活儿,而偏偏我现在还被关在宗人府里,最后我只能是获得一个不清不楚的说法,离开这间暗室。”短短一段时间,四爷早已经将这些事情都考虑清楚,前因后果也是彻底研究明白了,正因为明白,所以他才会觉得无奈和憋屈,因为他注定没有办法翻盘,早知道如此……

    想到这里,四爷的心里一惊,脸色登时难看起來。

    也许当初皇上将老八交给他看管的时候,看似是信任他,实则就是为了试探他,试探他如何对待一个夺位失败的兄弟,偏偏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因为老八已经输得彻头彻尾,实在不值得他去提防,所以他就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笼络住朝臣上了,可是现在看来,还是稳坐朝堂大半辈子的皇上老爷子更加棋高一着,既展现了他为父慈爱的一面,也表现了他作为帝王宽宏大度的一面,同时还能借老八试探他的真心本意,而他心急表现,最终输了个底朝天。

    好在,好在他之前没有和太子爷翻脸。

    此时此刻,他无比庆幸尔芙安排白娇查出端倪,让他相信了太子并非安排行刺他的幕后黑手,不然等待他的就该是皇上斥责、降爵的圣旨了吧。

    想明白了一切,四爷松了口气,叫了尔芙附耳上前,低声交代道:“你也别为我的事情操心了,只管照顾好府里的那摊事,安心等着爷出去就是,左右局面已然如此,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只要伊尔泰没有背叛爷的话,爷就可以安然无恙了。”说完,他就让宗卫领着已经满头是汗的尔芙出去了。

    他还并不知道尔芙旧疾发作的事情,为了让尔芙安心,他还故意拍了拍尔芙的肩膀,以宽慰尔芙,也就是尔芙早已经有所防备,这才没有流露出痛苦之态,含笑离开了静心堂这边,快步往拘押伊尔泰的所在走去。

    伊尔泰的处境比四爷还惨,惨到被关进了黑牢中。

    黑牢位于地下,一扇半露出地面的铁门就是这里的唯一出口,能够被拘押在此的人,基本都是牵扯到谋逆犯上、混淆皇室血脉等诛九族罪名,却没有实证的嫌疑人,一旦被送到这里,便再没有出去的可能,刑讯逼供、大刑加身,就如同家常饭一般寻常,所以尔芙才走进那扇铁门,便已经闻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刺鼻腥臭味道,熏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不过为了能替四爷找到翻身的线索,她还是坚持走到了最里面,见到了已经被打得没有人模样的伊尔泰。

    这也是无奈,伊尔泰作为看守老八一伙护卫的统领,他的职责既是要保证老八不能接触到外人,亦是要保证老八这个被废黜庶人的生命安全,如今老八在他的守卫下暴毙,而他作为负责人,自是责无旁贷,别看老八被废成为庶人,但是宗人府亦要保证他好好活着,这就是宗人府的职责,伊尔泰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坑死了老八,尤其是老八没有血脉传承,等于说老八这支再无传承所在,宗人府不论是从公从私都要替老八出了这口恶气。

    不过尔芙作为四爷的家眷之一,伊尔泰又是四爷的拥趸之臣,她自是要表现出对伊尔泰的回护。

    当然,她也着实不忍看伊尔泰继续受苦,所以她走到伊尔泰近前,便没有着急询问任何事情,反而很是客气地对着旁边的宗卫吩咐道:“还是先把他从架子上放下来吧。”

    不客气,亦是不行,宗卫是连皇上都支使不动的一支护卫军,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宗卫也不会不给尔芙面子,所以尔芙这话一说,宗卫就点点头同意了,一直在旁边候着的牢卒上前,很快就将遍体鳞伤的伊尔泰从架子上放了下来。

    伊尔泰躺在铺着稻草的地面上,尔芙根本不敢上前,她将带过来的外伤药交给了牢卒,又当着宗卫的面,塞给了牢卒一份沉甸甸的荷包贿赂,拜托他千千万万要手下留情些,也不要让伊尔泰过得太痛苦,这才让牢卒出面唤醒了昏迷过去的伊尔泰,隔着木制栅栏询问起了老八暴毙之事的细节。

    说句实在话,其实伊尔泰也是糊里糊涂。

    他断断续续地将他发现老八暴毙的过程复述一遍,又将这两日皇庄上发生过的大事小情都说了一遍,最后语带哽咽地嘶吼道:“福晋,您要相信卑职,卑职没有伤害八爷的道理,而且那些护卫都是皇上亲自指派,若真要说哪里出问题,那就只可能是负责给皇庄送水、送菜的杂役了,可是杂役送过来的果蔬肉蛋和山泉水,卑职和所有护卫都一样用过,全部都没有出问题,所以卑职窃以为,会不会八爷自个儿被禁足在皇庄,注定再无翻身可能,心生死志,故意……”

    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他相信尔芙能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我和四爷都相信你不会做出如此忤逆犯上之事,也明白你不过是代人受过,你也要相信四爷不会放弃你。”尔芙点点头,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若说冤枉,怕是没人逼伊尔泰更冤枉了,本就是八旗子弟出身的伊尔泰,要不是被皇上老爷子留到四爷身边当差,估计还在做那个风风光光的禁卫,谁碰上都要客客气气地说上句辛苦,哪里会背上这样的黑锅。

    可惜尔芙根本没能力救他出宗人府的黑牢,只能让他等,而这个等待,还不知道要伴随多少痛苦,相信就算是她给牢卒塞上了一份足以买房置地的贿赂,牢卒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伊尔泰的,一来是宗人府里的那些大老爷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二来是身处最底层的牢卒最喜欢虐待如伊尔泰这样曾高高在上的官老爷。

    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这些在黑牢里做牢卒的人,早已经是心理变态,毕竟被抓进黑牢里的人,大多数都曾经是这些牢卒高不可攀的存在,而现在这样的人落在他们的手里头,还能有什么好,所以尔芙也对她的这番交代,不报什么希望了,只希望那些宗卫听到她的这番话,能对伊尔泰略微用些心,不要让伊尔泰的下场太惨,最起码不要落下什么残疾,一些皮外伤,总是可以养好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出了黑牢。

    如同她预料的一般,就在她离开四爷府没多久,佟佳氏就已经领着近身婢仆和护卫去了自个儿的娘家,希望能求自家在朝堂上颇有些分量的同宗出面替四爷求情,可是这注定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人会愿意掺和进这样的事情,尤其是佟佳氏至今未能为四爷产下子嗣,没有超大的利益诱惑,这些头发丝都已经长空的老滑头,哪里肯下重注,将阖家富贵性命都压在四爷身上,不过考虑到宗人府那边迟迟没有动静,他们也并未一口回绝,还是装模作样地上了两道奏疏,一来是让佟佳氏这个外嫁女对家族更有归属感,日后更用心为家族牟利,二来则是卖好四爷,免得四爷过后放出来找他们佟佳氏一族的麻烦。

    不过也只是上过两道奏疏就算了,便当做没这回事儿了,反倒是尔芙的冒牌娘家阿玛钮祜禄凌柱,在伊尔根觉罗福晋的催促下,想法子进宫见了一次康熙老爷子,得到了一个准确的口信,连忙让伊尔根觉罗氏给尔芙传去话,免得尔芙为四爷的事情太担心了。

    另一边,从宗人府出来的尔芙,想想府里头的那一个个烦死人的女人,也没有了回府的想法,挑眉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句,便直接爬上了马车,往炫彩坊去了。</>